• 《中原文化研究》2018年第6期 徐昭峰 李 云:试论

    2019-06-10 17:30:20

    原标题:《中原文化研究》2018年第6期 徐昭峰 李 云:试论夏商周都城宫城及其相关问题 摘 要:夏商周时期的都城均应营建有宫城,这个问题经过近些年一系列主动、系统的考古调查和

      原标题:《中原文化研究》2018年第6期 徐昭峰 李 云:试论夏商周都城宫城及其相关问题

      摘 要:夏商周时期的都城均应营建有宫城,这个问题经过近些年一系列主动、系统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已经基本被确认。宫城的产生可上溯至龙山文化时期,陶寺、藤花落、石峁和良渚等早期大型城址的发现均可证明。龙山文化时期特大型城址部分已经形成了完全意义上的宫城,部分则只是具有相对封闭和独立存在形态的宫殿区,说明这一时期是我国古代宫城的萌芽时期。从已有的考古发掘成果来看,进入夏商周时期,都邑的形态表现出从早期的宫殿区、郭区演变为内城外郛,再从内城外郛向内城外郭的形态演进。而都城中宫城的营建是从最初的宫殿区过渡到后来的宫城,并以城垣、沟堑等构建起完备的防御体系。该时期都城宫城多建于城址中部或中部偏南一带,宫城的布局基本处于中轴线上,可视为后世中轴线形成的萌芽期。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东周王城研究”(15BKG009)、辽宁省大学生校外实践教育基地—辽海考古实践教育基地()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徐昭峰,男,辽宁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夏商周考古及环渤海考古研究。李云,女,辽宁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

      夏商周时期都城宫城的营建及相关问题已有学者进行过系统论述[1],其中一些宫城是近些年通过一系列主动、系统的考古发掘才被确认的[2]。关于夏商周宫城的确认如洛邑成周的宫城等,以及与之有关的一些问题如宫城的类型、位置和中轴线等,仍处于探讨阶段。本文在对夏商周宫城的营建进行系统梳理的基础上,对与之有关的问题也进行必要的探讨。

      关于城郭、城郛的问题,学界曾作过系统论述[3]a78-132,c143-150。关于城郭,《吴越春秋》曰:“(鲧)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守民,此城郭之始也。”《释名·释宫》云:“郭,廓也,廓落在城外也。”《管子·度地》:“内为之城,城外为之郭,郭外为之土阆。”一般而言,外侧大城为郭,是城内居民居住、生活的地方;内侧小城称之为城,即宫城,是国君居住、生活的地方。关于郛与郭的关系,《说文》:“郛,郭也。从邑,孚声。”《春秋公羊传·文公十五年》:“郛者何?恢郭也。”恢,大也,“恢郭”,面积很大的“郭”。《韩非子·难二》有“赵简子围卫之郛郭”之语,张衡《西京赋》中也有“经城洫,营郭郛”之语。从上述文献记载来看,郛应在郭外。杨宽认为《逸周书·作雒》中的“郛”并非指城郭,而是周围的自然山川[1]a47。这一认识很有见地,根据相关论述,郛应指的是郭城外(若无郭城则为宫城外)依靠周围自然山川构建的具有一定防御能力的设施。

      二里头文化从发现至今已有60余年了,关于其性质的讨论可以说见仁见智。由最初的商文化主流说到后来的夏文化主流说,期间仍有不同的认识。但不可否认的是,迄今为止二里头夏文化说仍是最有说服力的一种认识。

      二里头文化新砦期之时,夏国家地域狭小,新砦期遗址主要分布在环嵩山地区的东半部。在如此狭小的区域内,新密新砦大型城址正位于其中心。新砦遗址是一处设有外壕、城垣与城壕、内壕共三重防御设施且中心区建有大型建筑的大型城址,整个城址总面积逾100万平方米[4]。结合文献记载,有学者认为新砦城址应为夏启之居或启都夏邑[5],这一认识基本被学界认同。新砦城址以浅穴式大型建筑基址为中心,宫城以内壕作为防御设施,内壕以外是城墙和城壕,再外是外壕。

      二里头文化时期,可以确认的都城遗址即为二里头城址。《汲冢古文》云:“太康居斟鄩,羿亦居之,桀又居之。”学界一般认为二里头遗址即夏都斟鄩。在二里头文化一期之时面积已逾100万平方米,至少自二里头文化二期开始,二里头都邑的规模已逾300万平方米[6]。二里头文化二期核心宫殿区已经形成,自二、三期之交建成的面积逾10万平方米的宫城一直沿用到四期[2]a。故至迟在二里头文化三、四期,二里头都邑正如许宏先生所言为宫城、郭区的城市形态[3]b。但这种形态在二里头文化一、二期时,还不是很清楚,基本可以肯定的是,二里头城址是从早期的宫殿区、郭区演变为内城外郛形态。

      二里岗早商文化时期,不管是规模宏大的郑州商城,还是建于原夏都二里头城址近旁的偃师商城,根据相关的研究成果,都具有都邑性质,是故郑州商城为早商王朝主都,偃师商城是辅都[7]77-78或军事色彩浓厚且具有仓储转运功能的次级中心[8]是学术界普遍接受的意见。不管对郑州商城内城是小城还是宫城的认识存在争议,还是对偃师商城宫城、小城与大城的关系如何认识,郑州商城和偃师商城均是城郭完备的都邑形态。郑州商城和偃师商城所谓内城外郭的形态不是始建时期就已存在,郭城的建造时间均晚于宫城或小城,故这两座城址是从内城外郛向内城外郭的都邑形态演进。

      中商时期具有都邑性质的城址包括小双桥城址和洹北商城。陈旭先生力证小双桥遗址就是隞都[9],这一认识也基本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同。小双桥城址发现有宫城,由于破坏严重,仅发现了宫城墙基槽的西北部分,即宫城北墙的西段和西墙的北段[2]b61-62。是故小双桥遗址同二里头遗址一样,也是内城外郛的城市形态。洹北商城发现于1999年[10],根据随后的考古发现,城址略呈方形,总面积约4.7平方公里[11],宫城平面呈长方形,位于郭城内南部略偏东[2]c。关于洹北商城的性质,既无法认定是“河亶甲居相”,也无法认定是“盘庚首迁于殷”的地方,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11]。但不管如何,洹北商城也是中商时期晚于小双桥城址的一座都邑应无争议。而根据上文描述,洹北商城似是内城外郭的形态,实则是一个动态的建造过程。根据张国硕先生的研究,洹北商城在中商二期早段先建造起宫殿建筑群,然后在中商二期晚段至中商三期早段期间才在宫殿建筑群外围建造宫城城垣,之后在宫城外围开挖大型环壕,此时才形成内城外壕的城郭形态。中商三期晚段仓促填平宫城外的环壕,意欲修筑大城城垣,但由于突遭灾难,洹北商城的大城城垣并未建成即遭废止,内城外郭的布局形态最终未能线]。如是,洹北商城是从早期的宫殿区、郭区演变为内城外壕,最后意欲营建为内城外郭的都邑形态。

      晚商的安阳殷墟遗址,其都邑形态几同于二里头城址,也没有发现郭城城墙。在殷墟文化第一期时,其总面积约有12平方公里,小屯作为王都的中心,已经建立起若干宫殿和宗庙。在宫殿宗庙区外围,有广泛的居民点、作坊及墓葬等遗存分布[13]295。至迟从第二期开始,在宫殿宗庙区的西、南两面挖掘一道深壕,壕上口宽7—21米,深度不尽一致,最深处可达10米。这道壕北端和东去的洹河南岸相连,东端与南流的洹河西岸相接[14]94-96,形成一处由洹河和人工壕沟构建的防御体系,宫殿宗庙区实际具有了宫城的性质。这之后,随着人口的增多,殷墟范围不断扩大,最终发展成为面积多达30平方公里的大都会。殷墟的都邑形态基本也是从早期的宫殿区、郭区演变为内城外郛。

      西周时期的都邑计有宗周丰镐城址和洛邑成周,而成周则包括瀍河两岸的西周早中期成周城和汉魏洛阳故城内的西周晚期成周城[15]。西周王朝的都城丰镐遗址位于西安市西南的沣河两岸,总面积超过10平方公里。在整个遗址区内,迄今没有发现夯土城墙等防御设施。据2012年的勘探情况,丰京遗址范围东至沣河西滩地,西至古灵沼河,北至郿坞岭北缘,南至冯村南至新旺村南一线平方公里,而新发现的超大面积的湖面或沼泽地则构成了天然的屏障[16]。据2014年新的勘察结果,丰京遗址新发现1条流向为自东向西,东引自沣河、西连灵沼河的河道,河道的宽度为11.75—15.84米,最深为1.4—2.95米。据丰京遗址内先周文化遗存的分布情况,如果该河道建于西周立国之前,则周文王所建的丰京宫城(笔者注)很可能就在郿邬岭以南、2014年新发现的河道以北、灵沼河以东和沣河以西这一四面环水的区域[17]。至于镐京外围,“南有洨水,东界潏水,西至丰水,丰水在马王村出折向东流,构成镐京的北界。三水……形成了护卫镐京外围的天然界河和堑沟”[18]。从资料分析,镐京也发现有可能是宫城壕沟的线年在长安棉织厂铲探出一段壕沟,北偏东10度,长25米、上口宽9米、底宽6.3米、深3.5—4米,形成于西周初年,废弃时间至迟在西周晚期或晚期以后[19]48-49。从壕沟形成和废弃时间,再结合壕沟与宫室建筑基址的位置关系考虑,该壕沟为镐京宫城外围具有防御功能的壕沟的可能性很大。若此,可以认为作为宗周的丰京和镐京存在形同殷墟小屯近似的以人工壕沟与河道构建起的宫城,那么宗周丰镐城址基本也属于内城外郛的都邑形态。

      洛邑成周应该说是争议最多的一个学术课题,涉及西周成周城的营建与位置、西周成周与东周成周的变迁,以及“洛邑”“成周”与“王城”的关系等,古今相当数量的学者探讨过该问题。笔者曾对此论证过,西周时期周公营建的洛邑和成周应该是同一座城,在现在的瀍河两岸,此时并无“王城”。西周晚期,瀍河两岸的成周城衰弊,替代瀍河成周城的是建于今汉魏洛阳故城一带的“周”城,这也是春秋时期敬王避王子朝之乱所都之地,后世称之为东周成周[15][20]。瀍河两岸的西周早中期成周城,布局不甚清楚,但其主要遗存都分布在史家沟涧水[21]b197以东、洛水以北、邙山以南、焦柳铁路线以西的区域,特别是铸铜作坊遗址包括大量的建筑遗迹、祭祀遗存[22]和大面积的夯土建筑基址[23]196、大型祭祀场[24]53-57均位于此区域内,正合于《逸周书·作雒》“南系洛水,北因于郏山,以为天下之大凑”的描述。而据《尚书·多士》,“成周既成,迁殷顽民。周公以王命诰,作多士”,成周有监控殷遗民的功能,另考虑到夏商周三代都城均设有宫城,是故瀍河西周成周城应存在宫城。比上述重要遗存分布区更小的区域便可能是其宫城区,其外未发现郭城城垣,若此,西周成周亦为内城外郛的都邑形态。

      至西周中晚期,瀍河两岸的成周城废弃,代之而起的是建于今汉魏洛阳故城的狄泉成周城,该城重要遗存包括郭城[25]和一批墓葬[26]。其城市形态不是很清楚,笔者曾著文认为,西周晚期在汉魏洛阳故城修建的狄泉成周城完全出于军事原因,也与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和险要地势是分不开的[20]。如同瀍河成周城的考虑一样,狄泉西周晚期成周城也应存在宫城,是故该城应是内城外郭的都邑形态,至于其宫城是环壕还是城垣,只能等待下一步的考古发现。延至东周,周敬王被王子朝所迫,从王城东徙成周直至赧王,该城成为东周王朝的实际都邑,《左传·昭公三十二年》:“合诸侯之大夫于狄泉,寻盟,且令城成周。”这与考古发现狄泉成周有春秋晚期扩建及修筑的夯土城垣相符[25]。不唯如此,此地还有闻名于世的金村带墓道东周大型墓地的发现,墓地时代根据研究从战国早期延至战国晚期,研究者认为金村大墓应是周王及附属臣属的葬地[27]29。以上均可证该城即东周敬王至赧王所居之成周。和西周晚期成周城一样,由于历朝建筑的破坏,其宫城和其他重要遗存尚不明确,出于同样考虑,东周成周也应是内城外郭的都邑形态。

      东周王城作为平王东迁后的都城,跨涧河而建。虽然对该城的始建和沿用有诸多争论,但考古资料显示,该城始建于春秋初年而补建于战国晚期或可晚到秦汉之际,废弃于西汉后期[28]a,b107-165。关于该城的性质,学界基本赞同该城即东周王朝所都之王城。但对考古资料分析的结论亦存在争议,如对东周王城郭城的始建年代,报告认为郭城城墙的始建年代可能早到春秋时期。但报告对郭城城墙的始筑使用了“或可能”“估计”“可能”等字眼,表明是一种推测,而非肯定用语。其后的考古发掘资料显示,东周王城的郭城北墙[29]186、东墙[30]a208-209、郭城西墙和南墙[31]始建年代约在战国早中期,后期修补、增筑部分的始筑年代为战国中晚期。东周王城也不是像原来认识的那样仅有郭城而无宫城,而是内城外郭的都邑形态,但这种都邑形态的形成有一个发展过程。春秋时期,东周王城已修建了宫城,形成内有城垣、外以人工壕沟连通自然河道形成城壕的防御体系;延至战国时期,在宫城外围又修建起规模宏大的郭城[32][2]e。是故,东周王城是从内城外郛向内城外郭的都邑形态演进。

      都城内存在规划有序的宫殿建筑基址的区域,可称之为宫殿区;而在都城宫殿区之外还存在墙垣或环壕等防御体系的区域,才能称之为宫城。从本文的分析可以看出,宗周丰镐应是存在宫城的,现今不能确认宫城的就是洛邑成周,但作合理推测的话,无疑洛邑成周也应存在宫城。

      宫城的产生可上溯至古国阶段的龙山文化时期。从原来的考古发现情况来看,陶寺城址的宫殿区虽然没有规整的宫城城垣,但学界一般认为其相对封闭和独立的存在形态在很大程度上已具有了宫城的性质和功用[33]。而最新的考古发掘发现了陶寺遗址的宫城和门址,宫城始建于陶寺文化早期,这是目前考古发现的中国最早宫城;宫城在陶寺文化中期继续使用,并因陶寺大城的修建使其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宫城,完备的城郭之制在陶寺文化中期已然形成;宫城晚期重建,在其偏晚阶段彻底废弃[34]。藤花落龙山古城是内城外郭的城邑形态,其内城是中国古代早期宫城的范例[35]。根据考古调查和相关发掘资料,石峁城址由“皇城台”、内城和外城三道砌石台基及石墙构成,城内面积在400万平方米以上[36]。“皇城台”可能系一处高台建筑或祭坛,内城或具有宫城的功能。毫无疑问,石峁城址是具有宫城的。良渚古城经近10年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基本确认其郭城略呈圆角长方形,总面积约300万平方米,城墙宽20—145米;郭城内的莫角山遗址东西长约670米、南北宽约450米、面积约30多万平方米,是一处人工堆积厚度达10余米的高台遗址,在高台中心部位有大面积的沙泥夯筑层和建筑遗迹[37],这与陶寺遗址具有一定相似性,均具有了宫城的性质和功用。龙山文化时期特大型城址有的形成了完全意义上的宫城,有的仅是具有相对封闭和独立存在形态的宫殿区,说明这一时期正是我国古代宫城的萌芽时期。进入国家阶段的夏商周时期,所有的都城才具有了完全意义上的宫城,不仅有相对封闭和独立的存在形态,而且以城垣或沟堑,或城垣、沟堑构建起完备的防御体系。

      从分期较细、城址建筑过程明晰的几座都城来看,二里头城址在二期文化时核心宫殿区已经形成,宫城建于二、三期之交并沿用至四期。洹北商城在中商二期早段首先建造宫殿宗庙建筑,然后在中商二期晚段至三期早段建造宫城城垣。安阳殷墟遗址在殷墟文化第一期时已经建立起若干宫殿和宗庙,至迟从第二期开始,在宫殿宗庙区的西、南两面挖掘一道深壕连通洹河,形成一处由洹河和人工壕沟构建的宫城。那么是否可以这样概括:两周都城的宫城营建过程不甚清楚,但夏商时期都城宫城的营建是从最初的宫殿区过渡到后来的宫城。

      夏商周时期都城宫城以其外围构筑的防御设施不同大致存在三种类型:一是宫城外围围以墙垣,如二里头城址、郑州商城、偃师商城、小双桥城址等,或者狄泉成周城;二是宫城外围以人工沟壕连通自然河道构建的所谓“城堑河濒”(《史记·六国年表·秦表》)的防御体系,如小屯殷墟、丰镐城址或西周瀍河成周城;三是宫城外围墙、壕俱备,如新密新砦、洹北商城和东周王城。有学者曾论及三代都邑是否修筑城垣,主要应该与当时的政治、军事等形势有关。国家强盛以及封邦建国以屏藩王畿局面的形成,使得王朝都邑不必筑城自卫。除此之外,王朝都邑及王畿地区尽可能地利用山川形胜构建天然屏障,也是三代都邑建置的一个显著特点[3]a78-132。这一特点不仅适用于晚商至西周这一国家强盛阶段不建郭城的问题,有意思的是,同样适用于这一阶段的宫城城垣建置。

      而以夏商周时期都城宫城外围有无郭城,可将该时期的都邑形态分为两大类型:其一是内城外郛的所谓“大都无城”模式[3]b,如二里头城址、小双桥城址、小屯殷墟、宗周丰镐,可能还有瀍河成周城;其二是内城外郭的都邑形态,如新密新砦、郑州商城、偃师商城、洹北商城、东周王城,可能还有狄泉成周城。或正如许宏先生所言,自二里头直至曹魏邺城约近2000年的时间内,内城外郛而非内城外郭的布局才是都城空间构造的主流。其间的商前期和东周时期为城郭布局的兴盛期,但这两个时期都有其特殊的历史背景,而军事冲突的常态化是其共性[3]b。

      从考古发掘看:新密新砦宫城似位于整个城址中部偏南的位置;二里头宫城位于整个城址核心区的中部位置;郑州商城的内城(宫城)位于城址的中部;偃师商城的宫城位于城址中部偏南……整体来看,夏商周时期都城宫城多建于城址中部或中部偏南一带。小屯殷墟和东周王城宫城位置一个位于东北部、一个位于西南部,可能和宫城用水及宫城的围护使用了部分自然河道这些环境因素有很大关系。

      宫城内的布局及中轴线,有的清楚,有的不明。其中的二里头宫城,东西两组宫殿建筑似乎各自以一条中轴线南北排列,每组建筑都有一个核心建筑;偃师商城宫城内布局南为宫殿建筑群,中为祭祀遗存,北为池苑设施,宫殿建筑基址似以一条中轴线形成左右对称分布;洹北商城宫城内的1号宫殿建筑基址和2号宫殿建筑基址基本位于宫城正中,使我们有理由相信洹北商城宫殿建筑似亦以一条中轴线形成左右对称分布;小屯殷墟看似杂乱无章的宫殿建筑基址,有学者认为其宫殿建筑基址群是有明确中轴线的,并进行了复原研究[38]418-424。东周王城宫城内的瞿家屯甲组建筑基址群也具有中轴线;瞿家屯战国中晚期夯土建筑群基址也具有非常强烈的中轴线],需要说明的是,该夯土建筑群的池苑置于宫城内南端主体宫殿前的位置。新密新砦、郑州商城、小双桥、宗周丰镐和成周洛邑的宫城布局尚未搞清楚。上述情况是否可以概括为:夏商周都城宫城的布局基本处于后世中轴线形成的萌芽期,宫城中的池苑从早期的置于主殿后逐渐前移至主殿前。

      [1]a杨宽.中国古代都城制度史研究[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3;b刘庆柱.古代都城与帝陵考古学研究[M].北京:科学出版社,2000;c许宏.大都无城[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6.

      [2]a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二里头工作队.河南偃师市二里头遗址宫城及宫殿区外围道路的勘探与发掘[J].考古,2004(11):3-13;b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郑州小双桥:1990——2000年考古发掘报告[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2;c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中加洹河流域区域考古调查课题组.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遗址2005~2007年勘察简报[J].考古,2010(1):3-8;d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丰镐考古八十年[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6;e徐昭峰.试论东周王城的宫城[J].考古与文物,2014(1):31-34.

      [3]a许宏.先秦城市考古学研究[M].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2000;b许宏.大都无城——论中国古代都城的早期形态[J].文物,2013(10):61-71;c李鑫.商周城市形态的演变[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d徐昭峰.从城郛到城郭[J].文物,2017(11):45-50.

      [4]a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新砦队,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河南新密市新砦遗址东城墙发掘简报[J].考古,2009(2):16-31;b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南新砦队,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河南新密市新砦遗址浅穴式大型建筑基址的发掘[J].考古,2009(2):32-47.

      [5]a赵春青.新密新砦城址与夏启之居[J].中原文物,2004(3):12-16;b马世之.新砦遗址与夏代早期都城[J].中原文物,2004(4):51-54.

      [6]许宏等.二里头遗址聚落形态的初步考察[J].考古,2004(11):23-31.

      [7]张国硕.夏商时代都城制度研究[M].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2001.

      [8]刘莉,陈星灿.中国早期国家的形成——从二里头和二里岗时期的中心和边缘之间的关系谈起[J].古代文明,2002(1):71-134.

      [9]a陈旭.商代隞都探寻[J].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1(5):85-89;b陈旭.郑州小双桥商代遗址的年代和性质[J].中原文物,1995(1):1-8;c陈旭.郑州小双桥商代遗址即隞都说[J].中原文物,1997(2):45-50.

      [10]唐际根,刘忠伏.安阳殷墟保护区外缘发现大型商代城址[N].中国文物报,2000-02-20(1).

      [11]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安阳工作队.河南安阳市洹北商城的勘察与试掘[J].考古,2003(5):384-400.

      [12]张国硕.试析洹北商城之城郭布局[J].考古与文物,2015(4):35-39.

      [13]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考古学(夏商卷)[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

      [14]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殷墟发掘报告(1958——1961)[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7.

      [15]徐昭峰.成周城析论[J].考古与文物,2016(3):56-63.

      [16]付仲杨,宋江宁,徐良高.丰京遗址2012年考古调查和勘探收获[EB/OL].中国考古网,2013-01-21.

      [17]付仲杨,徐良高.2014年丰京遗址考古勘探和发掘新收获[EB/OL].中国考古网,2015-04-24.

      [18]卢连成.西周丰镐两京考[J].中国历史地理论丛,1988(3):115-152.

      [19]陕西省考古研究所.镐京西周宫室[M].西安:西北大学出版社,1995.

      [20]徐昭峰.成周与王城考略[J].考古,2007(11):62-70.

      [21]a叶万松,张剑,李德方.西周洛邑城址考[J].华夏考古,1991(2):70-76;b叶万松,李德方.三代都洛水系考辨[M]//河南文物考古论集.郑州:河南人民出版社,1996.

      [22]a洛阳市文物工作队.1975——1979年洛阳北窑西周铸铜遗址的发掘[J].考古,1983(5):430-441;b洛阳博物馆.洛阳北窑村西周遗址1974年度发掘简报[J].文物,1981(7):52-64.

      [23]刘富良.洛阳市西周夯土基址[M]//中国考古学年鉴·2000.北京:文物出版社,2002.

      [24]石艳艳.洛阳中州东路北西周祭祀坑发掘[M]//2009中国重要考古发现.北京:文物出版社,2010.

      [25]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汉魏城队.汉魏洛阳故城城垣试掘[J].考古学报,1998(3):361-404.

      [26]陈国梁等.汉魏洛阳故城两周时期墓葬发掘取得新收获[N].中国文物报,2007-12-05(2).

      [28]a考古研究所洛阳发掘队.洛阳涧滨东周城址发掘报告[J].考古学报,1959(2):15-43;b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发掘报告[M].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1989.

      [29]叶万松,赵振华.洛阳市东周王城城墙遗迹[M]//中国考古学年鉴·1987.北京:文物出版社,1988.

      [30]a安亚伟.洛阳市014中心东周及唐代夯土[M]//中国考古学年鉴·2001.北京:文物出版社,2002;b郑州大学历史学院,洛阳市文物工作队.洛阳东周王城东城墙遗址2004年度发掘简报[J].文物,2008(8):15-19.

      [31]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洛阳东周王城城墙遗址2013年度发掘简报[J].洛阳考古,2015(4):5-18.

      [32]徐昭峰.试论东周王城的城郭布局及其演变[J].考古,2011(5):67-77.

      [33]庞小霞,高江涛.试论中国早期宫城的形成及初步发展[J].考古与文物,2009(5):46-51.

      [34]高江涛.襄汾陶寺遗址宫城及门址考古取得新收获[N].中国文物报,2018-03-09(8).

      [35]李德方.中国古代宫城出现于龙山时代[J].中国古都研究,2007(21):213-217.

      [36]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榆林市文物考古勘探工作队,神木县文体局.陕西神木县石峁遗址[J].考古,2013(7):15-24.

      [37]刘斌,王宁远.2006——2013年良渚古城考古的主要收获[J].东南文化,2014(2):31-38.

      [38]杜金鹏.殷墟宫殿区建筑基址研究[M].北京:科学出版社,2010.

      [39]徐昭峰,朱磊.洛阳瞿家屯东周大型夯土建筑基址的初步认识[J].文物,2007(9):67-70.返回搜狐,查看更多